cc果冻

大家都是这样,谁又比谁更高尚?

我要不行了…
我想睡他!就要睡他!啊啊啊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To 妈妈

我很想你。

即使我们可能天南望海北,死生永不见。



C

偶尔该换换心情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不过是一次交错的电话费,我却觉得我触到了今年的霉头——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变态。
我很害怕,心脏砰砰跳个不停,手指控制不住地发抖,握不住笔,掌心冰凉。

要是再给我打电话,麻痹,管他是谁,骂死他。
臭不要脸,挺大岁数的人了,也没个羞耻心。

啊啊啊啊啊,恶心!


有一天当你穿上西装成为别人的新郎
我会闭口不提曾经的疯狂
有一天我穿上婚纱成为别人的新娘
你依旧是我最初的梦想
或许是多年再见各自安静生活数年
在某个人潮拥挤的街头
透过公车的玻璃窗突然看见你
想让司机马上停车想用力拍打窗户来引起你的注意
想从车上跳下来想奔跑想大喊大叫把整个阻隔在你我之间的世界撕裂
呼吸急促面额潮红手指颤抖在激烈的想象中把自己感动的快哭了
而事实却总是一动不动安静的看着你远去
我知道我只能陪你走这一段路
有些人注定只能陪你一段路,所以不必惋惜,不必执迷。

。。。。。。。。。。。。。。。。。

祝福你,我生命中的美好少年。
愿你幸福安好,年年岁岁暮暮朝朝。





其实我有点害怕,真的有点怕她——怕她某一天半夜会实在控制不住起来捅我一刀…

不太能理解这种明明没办什么好事,却总是能把自己看作是受害者的心态:
嫌没有人听?那你别说啊,非得自己找不自在。
嫌没人领情?那你别说啊,非得自己找气生。
嫌屋里太吵?那你出去啊,非得给人甩脸子看。
嫌屋里太闷?那你出去啊,非得大晚上开个窗。
知不知道今天晚上气温多少?
知不知道今天晚上多大的风?
知不知道靠窗的床会瞬间变得冰凉?
知不知道我马上就要睡在那张冰凉的床上?

总是觉得没必要生气,没必要因为这些小事吵架,但这时不时抽疯的毛病真的是毛病。不愿意因此起争执,那咱们就各过各的,互不往来。又偏偏自己往前凑,看着可怜就想着别计较啦~没有几天又开始那个死德性…
我也是真的要磕了。
毕竟,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是真特么要命啊。



今天是三月的最后一天。
其实也都是很快的,就这么一天天的过,2017年已经过了四分之一了。

最近忙着准备考试。说是考试,但不觉得紧张。
最起码,不像准备期末考试那样每天每晚都不得闲。很轻松。所以,我就有了很多时间去回忆过去。
可能是因为春天要来了,怀旧的时光也就这么悄然而至。仅仅是那么一个瞬间,我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很多以前的人,还有他。

我曾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他大概早就变成了记忆深处无处可寻的曾经,却不知他早已是永世难忘的片段——记得他的QQ号码,记得他的脸,记得他的声音,记得他的字,记得他的笑,记得他睡觉的样子,记得他永远带着凉意的手指…记得,他是我第一次喜欢的人。
好多年过去,我早已不是那个十几岁的孩子。但依旧忘不了喜欢他时心脏砰砰跳的声音,忘不了坐在他身边时候压抑不住的愉悦,忘不了第一次摸到他的手时的无措,也忘不了因为他而决裂的朋友……
其实现在想想,不管是我还是她,我们都知道会输得一塌糊涂。既然如此,当初的种种又是因何发生?还是太年轻。
就像当初那么轻易地喜欢上他,如今却耿耿于怀不能放手。

真是蠢啊。

可是我还是想你。很想很想。
Mr. Panda



C

突然想起了上高中的日子。想起了每次考试之后长长的晚自习——
有些凉意的大教室,“独门独院”的书桌,亮晃晃的灯光,窗外操场上白色的路灯,坐在旁边的人,校门外食物的香气,放学时的人头攒动……

时间流淌得那么安静,好像从来听不到现在这样的喧嚣。

好多年了呢,一眨眼。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可我们却都变了。
去了不同的城市,念了不同的大学,选了不同的专业,走了不同的轨迹,从此,是不同的人生。

可能真的是年龄变大了,总会去回想些以前的事情。
但我依然想念当年的我们。

谢谢你啊,陪我走过那一段残忍又美好的时光。

十天半个月不来写点什么,一露面就是满满的负能量…我也是佩服自己…

我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呢?我还在想。
我去参加聚会错了吗?
结束之后就马上回了寝室,没有喝酒,没有失态,没有和男生拉拉扯扯纠缠不清,也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啊。

啊,因为我回来晚了。
然后呢?
因为我吵到她睡觉了?
因为我没有接到她的电话吗?
还是什么别的呢……

所以,我就该被唾弃是吗?

因为参加一场聚会,因为逃了一堂课却躲在寝室睡觉,所以我就堕落了,所以我就应该被怼是吗?
很了不起的事情吗?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她对我的感情和对别人不一样。
明白那种感觉吗?没有感动,没有庆幸。
只觉得很恐怖。

你不要对我不一样了。
我可以把所有都还给你。
放过我好不好?

求你。

火车上,对面的女人想跟我换地方
——“不好意思,我不想。”
我不觉得自己错了
错在哪?

那个孩子看起来不小了,最少也该有十岁了吧
火车是战壕吗?一分钟看不到这孩子就没了?
妈就没了?
你特么逗我呢是吗?
从我开始写这些字开始,那小孩坐我对面哭了得有一个小时了吧
她妈妈就一直坐在下铺时不时瞅我
等着我呢是吗?哈,我就不
OK,我承认,我是坏人
所以我只会怎么开心怎么来~
要说我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那我就不会写这些字了

……

结果就在刚刚,我还是输了
都想拿小拳拳锤死自己了…
“你特么就不能有点出息?”

什么玩意儿都是

靠!